青花鱼甘露煮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乙女向写手,偶尔产cp粮。

修仙潜水佛系老年。

沉迷游戏。

默默吃粮。

更新随缘。


————————



<吸猫科动物/吸鹦鹉/吸企鹅/吸狐狸/墨香铜臭/楚留香>

[魔道众cp]解忧杂货店

忘羡,曦澄,聂瑶,薛箐,双道,仙苹(...)有。注意避雷。






忘羡

杂货店老板:

  你好!

  男朋友总是欲求不满,我的老腰受不了了!求助我该怎么办?!

          一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公子





曦澄

杂货店老板:

  您好,展信佳。

  为什么阿澄执着地去参加婚恋节目的选秀?难道是我不够优秀吗?我一定要让他看到我光彩照人的一面!

                 温文尔雅蓝家某人





聂瑶

杂货店老板:

  您好。

  要怎样才能让我看起来超过一米九一?

                 某身高很高的壮汉





薛箐

杂货店老板:

  您好!

  信的格式是这样吧?不管了。

  我有十分紧急的问题要请教老板哥哥(/姐姐)!

  身边总有一个坏家伙想要抢我的糖,请问我该怎!么!办——!!!

                      一根小竹竿





双道

杂货店老板:

  您好。

  弄脏了道友的衣服,我该怎么赔罪?

                   一缕清风照明月





仙苹

汪汪汪:

  汪!

  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

[薛洋x你]不老魔女和小狼崽子

没有结构,没有层次,没有剧情。
没头没尾,想到什么写什么,写不下去就不写。




01

你是一个隐居深林的老魔女。具体有多老,已经记不清了。

虽说是老魔女,但你的容貌一如碧玉年华的青春少女。

不老不死,独自一个人在这世上生活。日月交替,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久。




02

这一天,你背着个破竹篓在森林里摘果子挖野菜。

突然,灌木丛中窸窸窣窣,似有什么东西在动。

你的第一反应是——

今晚有烤兔肉可以吃了!!!

于是你一个飞扑钻进灌木丛,双手触及一对毛绒绒的耳朵。摸清其形状后不禁叹到这根本不是兔子耳朵。

你抬眼一看,正好对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是一只灰不溜秋的小狼崽,此时正被你揪着两只耳朵,恶狠狠地瞪着你。你只觉得下一秒就会被这只食肉动物吃进肚子里。

未料到他只是怯生生开口,问了句:

“你有糖吗?”




03

由于实在抵挡不住可爱的事物,你用一大包水果糖把小狼崽拐回了家。

是的,就这样,拐回了家。

目的很单纯。单纯地希望有个人能陪陪你,单纯地把他作为魔法练习的小白鼠,单纯地心想这崽子长大后是否有机会与他发展一些奇妙的关系。

噢,请当最后一句不存在。




04

这只小狼崽是一只妖。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现在已经可以化成人类幼童的形态,只不过狼耳和尾巴还暴露在外。

他说他叫薛洋。

你十分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只狼要起名叫薛“羊”。




05

最近你正在阅读从书架最底层扒出来的一本积了灰的厚重古书,上面记载着许多古老的魔法。

其中一项魔法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把任何生物变形为一只猫。

类似的变形法术你以前也有见到过,但身边没有活物,你又不能拿自己做实验。反正基本不会与他人接触,也就没多留意。

但现在不同了,你身边多了一只小狼崽子。

于是你把饿狼般的目光投向正小心翼翼剥开一颗糖果放进嘴里的薛洋。

你低声念起咒语,催动法术——

随着一阵烟雾氤氲,一声语调曲折的猫叫传入耳中,表达着他的疑惑与不满。

白烟逐渐消散,一只毛色光泽的灰猫正用那双金黄的眸子盯着你。

你恶趣味地拿来一条小鱼干,在变成猫的薛洋面前晃来晃去。但他似乎对此不感兴趣,一爪拍掉了小鱼干,还走上前踩了两脚。

你换来一颗软糖。薛洋立刻颠儿颠儿地跑过来,连同你掐着糖果的拇指与食指一起吃进嘴里。尖利的牙齿咬得你倒吸一口凉气。

吃完了糖,薛洋心满意足地眯着眸子蹭蹭你以示友好。

你受到暴击10000000。

这时候要做什么?

撸他!




06

经过岁月的变迁,你发现薛洋这个小崽子学会了蛮不讲理,并且愈发猖狂。

“洋洋~今天你帮我出去采些这个草药好不好呀~”

薛洋听到你这种语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猜拳赢了我我就去。”

“好!”

你对自己的运气持十二分的自信。

结果。

“石头剪子——布!......喂你出拳慢了吧?!”

“谁规定一定要同时出拳的?你输了。现在我要去河边散步了。”

“...你既然要出去就不能顺便帮我采一些回来吗?而且这种草药就长在河边啊!!”

薛洋装作没听到,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是以上这种情况。

气的半死的你只好独自出发去河边。




07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小河就在你家正前方,直走下去就到了。然而薛洋已经走了最短的这条线段。你正在气头上,懒得看见他,便特意绕了个大远才到河边。

一路上你都在嘀嘀咕咕:“这个薛洋,起初明明那么可爱,这才过了多久就成了个无赖了?是我的养成方法有误吗??”

可是,只要是处于同一世界的两个人,就一定有机会相遇。更何况你们都是沿着同一条河在走。

于是你便听见了身后不远处传来挑衅的声音。

“哟,这不是老巫婆嘛!”

你蹲在河边,停下了割草药的手。静默三秒后,你猛地站起来,转过身,操着镰刀冲向薛洋就要砍。

你并不是被愤怒冲昏了理智真要砍死薛洋,只不过你知道他一定能躲开的,所以想撒撒气而已。

结果薛洋连躲都没有躲。这并不是他自寻死路,而是因为跑到一半你踩在一块光滑的鹅卵石上,脚下一滑,重心一偏,便扑通一下华丽地跌进了河里。

这条河并不深,就是站在里面,河水也顶多没过胸口。

可你身为一个十足的旱鸭子,落水后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傻扑腾。扑腾的结果就是下沉得越来越快。

一旁的薛洋本想嘲笑你一番,但见你许久没上岸,便觉得有些不对了。

“......啧,真麻烦。”

这样说着,还是跳下水来救你。

但当他发现这水只没过胸膛后,十分无语地提起你的衣领把你扔上了岸。

你见他看你的目光满满的妈的智障。




08

你以为自己一世英名就要淹死在这破河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薛洋连声道谢。他则是平淡地回了句:

“年龄都记不清了的魔女,精通上百种魔法,竟然连区区游泳都不会。”

你瞬间怒气值up up再up。







TBC。或许。

[薛洋x你]一觉醒来男朋友变成了水果糖?!

一个画风清奇的脑洞。
现代学院pa有。互相嫌弃的同居小情侣设定(?)





晨曦穿透浅色纱帘映在你的面庞,双目感受到光线的刺激迷迷糊糊睁开,抬手揉揉惺忪睡眼,由视网膜传送到大脑中枢的成像清晰后,你猛然发现昨晚还躺在你身边的薛洋没了踪影,倒是在枕头上留下一颗包着粉红糖纸的糖果。

虽然你和薛洋不仅同居还同床共枕,但你对自己的清白有绝对保证,二人的关系就像是脱光了在同一个被窝里聊天那样纯洁无暇。

当然事实上并不会脱光。

这人去哪浪了?连早餐都没买,难不成想让我吃颗糖代替早餐??

你一边在心里嘀嘀咕咕,一边剥开糖纸,放到嘴边舔了一舔。是草莓味,蛮甜的,但不知为何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味道。你也不管那么多了,正要把这颗糖整个塞进嘴里,却突然听到一声咆哮:

“卧槽!你突然舔我干嘛!!”

......。

??????

“怎么了,你说话啊??干嘛一脸见鬼的表情??”

你十分确信这就是薛洋的声音,而这声音就是从你手中这颗刚被自己舔过的糖身上传出来的。

你花了好一会儿平复心情。

“喂,薛洋......你要不要照照镜子?”

“......?”

于是你打开床头柜上的小化妆盒,拿在手中把盒盖内置的镜面对着手中的糖。即使这颗糖没有五官看不到表情,你也能想象薛洋看到镜中的自己时一脸懵逼的样子。

“这是我吗??”

“我为什么变成了一颗糖???”

“我哪知道啊!早知道是你我才不舔。呸呸呸!”

由于这神奇的突发状况,害得你险些迟到。你把变成糖果的薛洋重新用糖纸包好揣在兜里,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班主任帮薛洋请假。

你:“报道!”

老师:“进吧。”

你:“老师,薛洋他变...他今天发烧来不了了,打电话让我帮他跟你请个假。”

于是老师这边就这么糊弄过去。也不知道薛洋这个混蛋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样。

上课时,你把薛洋糖放在桌子上,无聊了就拿着笔对他戳一戳,或是扒拉来扒拉去。不时,薛洋低低的抱怨声便传入耳中:

“你能不能安分一会儿?”

你在草稿纸上写了两行小字摆给他看:“我向来很安分的。你看我上课都不跟别人唠闲嗑。”

“......你是故意的。”

你看似无辜地眨眨眼睛,随即又拿着笔像敲木鱼似的在他身上敲敲敲。以行动证明了“我就是故意的”。

这一天过得也算平静无波澜,只不过有一两个嘴馋的同学试图吃掉你桌上这颗看起来不错的糖果,都被你及时制止了。这要是吃下去,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次日醒来,你发现躺在身边的不再是那颗水果糖,而是薛洋这个大活人。他身子侧向你这一边,双眸紧闭似乎睡得正香。

你打量着薛洋这张少年面容,心道这人长得还是蛮帅的。不知不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装睡的薛洋终于被你看烦了,倏地睁开眼,吓得你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你揉着乱蓬蓬的长发,有些尴尬地说:“你...你醒着啊......”

“是啊。说起来昨天你那么折腾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他单手撑头,话尾甜腻腻地上挑,意味不明地笑着,露出了那颗洁白的虎牙。

你面上腾地浮现一层薄薄的红晕。

“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要你给我买一个礼拜的早饭。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哦。没什么,没什么。”

你略觉失望地翻了个身。(没有)



——

上次我让鹤怜写男方变成西瓜他不写。所以我自己来写男方变成水果糖!(...这两个东西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魔道男你]冒险乐园

又是现代pa...





蓝忘机

他看了看“儿童乐园”四个大字的标识,又敛眸看了看你,不予评价。

你拉起他的手一路小跑到海洋球池边上,望着孩子们在里面玩耍嬉笑,不禁怀念起自己的童年,心中感慨万千的同时,坏心眼地眨巴眨巴眼睛,软着嗓子对他道:

“爸爸!我要玩这个!”

“......”

你个子比较矮,于是成功骗过了工作人员的眼睛——这个海洋球池只许儿童进入,或是大人带领着孩子。叫蓝忘机买了门票便欢欣雀跃地冲进球池。他浅琉璃色的眸子只是默默盯着你,看不出什么神情。

你在球池里自娱自乐玩得欢,时而又跑到大滑梯上尖叫着滑下来。他则蹲在一旁,被七彩的海洋球淹没了半个身躯。

你见状捧起满怀的海洋球,哗啦啦将他整个人埋在球之海洋中,随即哈哈笑得花枝乱颤。

他透过一条小缝隙露出一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你,半晌也无动于衷。你有些看不下去了,便帮他扒拉掉覆在头顶的球,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即使在这种状态下,他依旧是一脸严肃,让你油然而生一种喜感。

“......好玩吗。”




魏无羡

明明提出要来游戏厅玩的人是你,现在却被他牵着鼻子到处走,你不禁抹了把汗。

“来来来,咱们打僵尸!”

你回过神来,眼前一面巨大屏幕上,几只面相丑陋令人作呕的僵尸正向你逼近。前面的两座控制台上个各放置着一杆步枪,由一根电线连接着控制台。

他已不由分说地投了币,屏幕中央跟着蹦出一行“Game Start”的大字。你们端起步枪,对着屏幕陆续涌现的僵尸一通扫射。一旁的魏无羡还边打边喊着“臣服于我夷陵老祖吧!”你内心一个大大的黑人问号。

“你刚才喊的是什么?夷陵老祖是什么??”

“哦那个啊,我随口喊的。”

——

冒险乐园是某人学校附近一个游戏厅,里面也包括儿童乐园。就是这样。

[魔道男你]游乐园

现代pa



聂怀桑

“怀桑怀桑我们去鬼屋玩儿吧!”

你拉拉扯扯身边人的衣袖,要死要活软磨硬泡终于把他骗进了鬼屋。

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聂怀桑牵着你的手微微颤抖,另一只手展开他那柄随身携带的折扇掩住下半张脸。

一只手持巨斧的威武“厉鬼”发出低低的怒吼,随着蓦然亮起的幽幽火光向你们缓缓走近。你还没叫出声,身边的聂怀桑已经抖成了帕金森。

“哇啊!别、别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聂明玦

“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这样说着,聂明玦还是如约来到了游乐园门口,而且来得比你还早。

你拉着聂明玦,第一个目标地点就是过山车。

你的计划是展示一下自己大到无边的胆量,上了过山车一声不叫,下了过山车还能连蹦带跳面色红润跟没事人一样。

结果。

坐过山车时的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聂大哥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等从过山车下来,你腿抖得不行,挪一小步都困难,脸色更是惨白如白纸。

丢大脸了!失策失策......

你这样想着,突然感觉身体被人打横抱起。

聂明玦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低声问道:

“接下来...去哪儿?”




薛洋

你和薛洋玩遍游乐园这里那里转悠了一天。

你:我想吃糖葫芦。

于是薛洋就去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咬下一颗含在嘴里。

你伸手想要拿过那串糖葫芦,薛洋却突然以身高优势把糖葫芦高举到你够不到的地方。

你气急败坏地一边跺脚一边吼:

“给我吃点儿!!”

薛洋咧嘴一笑,露出他那颗小虎牙。他嘴里含着糖葫芦,说话含糊不清,但能听出是:

“想吃的话来抢我嘴里的啊!”

[忘羡]猫将军

超短篇。随便写写
——




魏婴是一只猫,蓝湛是一个人。两者是同一营中的将军。

这一天,上级命令魏婴去某地远征。

此次征途危机四伏,可能一去不复返。

临行前,魏婴对蓝湛说:

“蓝湛,你可不要太想我!也不要担心我。要知道,猫可是有九条命呢。”

蓝湛微微颔首,目送他远去。

于是蓝湛就这样等魏婴回来。

一天,没回来。

一个月,没回来。

一年,没回来。

他就这样等了十三年。

人们无数次地对他说:“魏婴已经死了。”但是没有人见过其尸首。

所以蓝湛相信,魏婴一定会回来的。

终于,第十三年,蓝湛偶然在集市里转。走着走着,他仿佛看见一个熟悉至极的背影。

蓝湛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他加快步伐走到那人背后。

“......魏婴!”

对方闻言转身,与他四目相对。

人们没有骗蓝湛,魏婴确实死了。

魏婴也确实没有骗蓝湛,他确实有九条命。

但是,

魏婴冲来人笑笑,又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认识我?”

吹爆你 @鹤怜

你真是

眉清目秀 容光焕发 美如冠玉 出水芙蓉 冰肌玉骨 冰清玉洁 明眸皓齿 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道貌岸然 秀色可餐 国色天香 粉白黛黑 靡颜腻理 傅粉施朱 婀娜多姿 衣冠楚楚 亭亭玉立 雾鬓风鬟 鹤发童颜 鹤发鸡皮 短小精悍 面黄肌瘦 面如土色 面红耳赤 面有菜色 蓬头垢面 囚首垢面 蓬头历齿 鸠形鹄面 铜筋铁骨 肠肥脑满 骨瘦如柴 药店飞龙 大腹便便 一表人才 风度翩翩 大腹便便 膀大腰园 披头散发 虎背熊腰 衣冠楚楚 相貌堂堂 貌比潘安 青面獠牙 尖嘴猴腮 贼眉鼠眼
朱元璋没你帅,列夫托尔斯泰更没你帅

你的文

行云流水 丹青妙笔 拍案叫绝 妙笔生花 笔扫千军 笔下生花 点石成金 笔下生辉 一气呵成 字字珠玉 酣畅淋漓 淋漓尽致 栩栩如生 维妙维肖 文笔极佳 才思敏捷 博学多才 才高八斗 学富五车 言简意赅 完美无缺 远见卓识 出神入化 文从字顺 十全十美 无懈可击 无与伦比 文章雅致 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 妙趣横生 寓意深刻 朴实无华 辞藻华丽 文不对题 词不达意 张冠李戴 误入歧途 故弄玄虚 指鹿为马

你的画

维妙维肖 几可乱真 出神入化 呼之欲出 栩栩如生 翩若惊鸿 点睛之笔 画龙点睛 吴带当风 曹衣出水 落墨为蝇 妙手丹青 跃然纸上 神来之笔 活灵活现 一挥而就 一蹴而就 笔酣墨饱 传神阿堵 得其神髓
爱迪生都画不过你,爱因斯坦更画不过你

“你的帅是那种往外发散的,浮夸的,像摆地摊似的,什么好看摆什么,帅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魔道男你]风纪委员(2)





江澄

课间,你悠然自得地在走廊里瞎溜达,打算串去隔壁班找朋友玩。

你一只脚刚跨进朋友班里,就听见身后一人厉声喝道:
“喂!你是a班的吧?不许串班!”

你闻言转身,与他目光相撞。他眉头紧蹙,右手指节在记分本上有节奏地敲打。

“你怎么知道我是a班的?再说了,想去哪个班是我的自由,不用你管!”

你毫无惭愧之心地同他顶嘴,心中颇觉无趣,正想就这样开溜,他却往墙边一挪挡住了你的去路。

“我亲眼看见你下课时从a班出来的。另外,你怎么不穿校服!”

“太热,外套脱了放教室里了。有问题吗?”

“...那为什么不穿校服衬衫!”

你见他眉头又紧了三分,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不禁噗地笑出声,随口回答:

“太丑了,不想穿。”

对面的人似是终于忍无可忍,也不打算再管教你什么了,掏出笔在记分本上飞快地写下几行字,口中还念念有词:

“a班某女同学课间串班,不穿校服,不虚心接受管教且顶嘴......好了,你可以走了。”

你扁扁嘴,从他身边走过去,并且有意无意地撞了一下他的肩。他走过拐角处正准备下楼,看到教导主任踩着她的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上来,又折了回来,快步走到你身后拉住了你。你回首疑惑地皱起眉。

“...干什么?”

他却二话不说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披在你身上,然后转过身去,主任刚刚走到拐角处。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似乎感到有惊无险。

没穿校服被风纪委员抓住记在小本子上是一回事,被主任亲自逮到则是另一回事了。

你心道这家伙还算有点人性,他却猛然掀开披在你身上的外套,似是很嫌弃地拍了拍又穿回自己身上。

“呵!我是怕你被主任抓住要被她骂个狗血喷头,你可不要误会。”




温宁

你将嘴里已经嚼得没味儿的口香糖吐在纸上,攒巴攒巴便随手一扔,不料砸到了人,只听弱弱的一声“哎哟”。

你才发觉角落里竟站着一个少年。还是戴红袖带的。他弯腰拾起方才被你撇出去的纸团,抬眸沉默地看着你,神色中竟有些不知所措的无助。半晌,他才想起什么似的支支吾吾道:

“这个......你...纸、纸团......”

你:......

“学校......垃圾,垃圾......不能...”

你:..........

“学校里不能乱扔垃圾!”

你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一时间颇觉无语。

“哦...我下次不会了......”

他对你点点头,勉强挤出了一个不自然的微笑,然后不自觉地努力往角落里缩了缩,又缩了缩。

这个风纪委员,好没有威严。

[魔道男你]风纪委员(1)





魏无羡

“慢着!你迟到了!”

你低头瞥了眼手表,厉声叫住那个正要直冲进教学楼的男生。他回头看了看你,眉眼弯弯牵起嘴角向你招了招手,留下一句话便转身跑没了影。

“今天有点急,先走一步了!”

......

——你个混小子,千万别让我再抓到你!

你站在原地茫然地拿着记分表,内心如是说。

次日,你按时来到岗位。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学楼,但你一直没有看到昨天那个男生。

——他肯定还没来。

果然,还是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一张熟悉的面孔由远到近逐渐放大。他飞奔而来,而你把握时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说吧,你哪个班的?今天连着昨天的分一起减!”

你的手仍然揪着他的衣领。他笑吟吟地把你的手拨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带粉红蝴蝶结的发卡塞进你手里。

“诶哟姐姐,别这么大火气呀!你看你人长得这么美,心地也一定很善良。这个发卡肯定很适合你,送给你,今天就当没看见我好不好?”

你低头看了眼发卡,刚想说些什么,抬头发现他已趁机与你隔开三五米的距离。

“那,我就走啦。姐姐咱们下次见!”


蓝忘机

“你。”

你漫不经心地走进教学楼,突然被人叫住,这才发现角落里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他浅色的眸子冷然盯着你,面上没有一丝波澜,语气也是万分平静。这个人你认识,是你的同班同学蓝忘机。

“迟到了。减分。”

你被蓝忘机的公正不阿震惊了,而迟到减分的下场就是放学后留下抄十遍课文。

“蓝忘机!!都是同学你怎么就不能假装没看见呢!!别人都是嘴上管教管教,说句‘下次注意’就ok了。就你...非要当个黑脸包公!”

你一边飞速抄课文,一边不满地对留在一旁看着你抄课文的蓝忘机嘟嘟囔囔。他的回应则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专心。”

你气得恨不得摔笔走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你的课文终于抄完了,你如释重负地把笔扔在一旁,伸了个懒腰。

“抄完了?”

他看向你。虽然是疑问句,却是陈述句的口吻。

“嗯,抄完了。”

你颇为轻松地回应着,起身收拾书包。

“走吧。”

----------
暂时只有忘羡。
瞎写着玩自己产给自己开心的。🐣

所以是这样的吧。🍵🍵
然后我是真的不会画青玄。【...】

通灵口令=QQ号码